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户外野炮
户外野炮
公寓大楼附近的大型公园

  走在路灯昏暗的假湖边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大部份都是围绕在小静身上。

  「你说,她要是一辈子都好不了怎么办?」认识我后,她的负面情绪似乎有了出口。

  搂着她的肩「既然医生说她症状算轻的,那表示要治好的机会也相对高点。」「再说,她今天不也进步了吗?千里之行始於足下,目的地不会太远的。」鼓舞着她的说道。

  「能认识你真的是太好了。」似乎无法表达谢意,只能紧紧握住我的手。

  走着走着,两人走上了众多土丘上的其中一座凉亭。

  十几米的高度,让视野得到了极大的延伸。

  两人扶着凉亭边栏,看着远处的市景繁华,在这时间,除了虫鸣,凉亭四周显得极为安静。

  靠在我胸前的她,突然抚了抚我的胸口「还疼吗?」似有愧疚地问着我。

  「怎么会,这是普通人想要还得不到的''惩罚''呢。」看她心情好转,便转着话题道。

  回头刮了我一点「就你这轻浮样,就该再多掐几次。」说完手又往我胸口掐去。

  只是这回力道轻了很多,就像是爱抚搓揉般,让疼痛的双乳,在已有的刺痛中有点舒爽。

  伸手将她扳正面对自己「你说在这样的公园,有多少像我们这样的人?」意有所指的问道。

  「你是说?」她不解地问道。

  低头亲吻着她的唇「像我们这样在户外,行夫妻之礼的人。」声音从唇齿间传出。

  推了推我的胸口「这边可能有人,被看到…不好。」她有点排斥地说道。

  一只手伸进她在厕所换下的米色丝质衬衫「不会的,一路上我都看过了。」我不无唬烂地道。

  一路上的确是没见着人,但那也只是指一般道路,道路边可是有广大的草坪。

  「看着万家灯火做爱,应该挺有感觉的,你觉得呢?」手穿过胸罩底部,开始缓缓地揉着。

  被冰冷的手碰触,她的胸部泛起了一阵鸡皮疙瘩「呜…哪有你这样的,不是要陪我散步吗?」她道。

  另一只手也伸了进去揉捏着「现在是散步过后的自由时间。」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。

  她被搓揉的有些燥热,胸颈开始云雾似的,冒出了片片红晕,下体也有些晃动。

  口中唾液也逐渐溢出,吻得两人口中『啧』『啧』水声作响,不禁开始吸啜着。

  在我吸啜着她的舌头时,她的身体不住地往我身上贴,微微发抖,兴奋?或是感到羞耻。

  「你会冷吗?我记得今天在地铁上被弄湿的内裤,已经换掉了呀?」有点恶意地问道。

  或许是想起在地铁上,被迫感受爱液氾滥的感觉,她手指掐住我乳头的力道又加大了。

  不打算回应她抗议似的,将手放在她从短裙中伸出的长腿上,轻轻地抚着,安慰她的不安似的安抚着。

  轻抚似乎起了作用,她略粗的喘息缓了下来,掐住乳头的力道也再次减弱。

  知道她刚回想起,那在公众场合被侵犯的耻辱感,便想着再帮她一把。

  左手迅速地伸进刚买的小碎花短裙,直接就着新换的丝质内裤,轻轻揉起了阴蒂。

  触电般似的,她夹起了双腿。被夹住的手动不了,但是手指依然能够轻轻地按压轻抚。

  如此起起伏伏,情绪高低升降,她的理智不知道被羞耻感折磨的,还剩下多少?

  『呜~』被吻住的唇说不出话,只能呜咽底传出抗议声,然后消失在我嘴里。

  随着轻触阴蒂的时间加长,阿雪双腿夹住我左手的力道逐渐减弱,最后乾脆放开,让我轻易地攻城略地,将手指伸进了阴道中。

  手指一伸入「啊~呜~呜~」阿雪敏感地喊出了声音。

  抬起了吻着的唇,望着她的眼睛,那泛泪委屈的眼神,让人好心疼。

  「不要这样看我,我疼你。」温柔地说完,将阴道中的手指抽出,慢慢地放进嘴里吸吮着。

  她抿着的唇,缓缓张开「我…我想…想要」放入嘴中的手指,似乎让她想到了某些画面。

  说完主动将我口中的手指抽出,缓缓地含进了自己的口中,学着我吸吮舔啜。

  慢慢抽出了手指「想得到,还得先付出。」将她按下,下体传来瞭解扣拉炼声,接着便是一阵温热。

  并不急於抽动下体,只是就着阿雪口中温热,看着她晃动的发丝,加温似的鼓动逐渐胀大的阴茎。

  随着阴茎渐渐胀大,阿雪的吸吮力道不断加大,像是鼓舞着彼此般,竞相比赛追逐。

  停止了吸吮「可以了吗?」阿雪抬起头,皱着眉红着眼,忍耐着搔痒般问道。

  人在不熟悉的环境,总是会不安,希望藉由熟悉的人、事、物得到安定感。

  在这几乎没来过的凉亭,更别说在这开阔公开的做爱,熟悉的,只有我。

  拉起她「转过去」在她转过身同时,一只手缓慢地揉着短裙下的柔软臀部。

  另一只手则徐徐拉起他的衬衫衣摆,让胸罩已被拉开的双乳露出。

  并没有脱下她的内裤,而是直接将阴茎隔着丝质内裤往阴道内塞。进不去,欲望也发泄不出来。

  像是被搔痒般,她开始配合着我摇晃着下体,不安地摇晃着,不满足地摇晃着。

  转过张口喘气的脸「快点,别玩我了,快插进去。」「我是在玩你呀,你没感觉我的肉棒已经进到小穴里了吗?」故意地笑道。

  低声喊道「才不是这种玩。」豁出去似的,斜着身子握住了阴茎,越过了内裤,一把塞进了小穴。

  忍不住叫出『啊~』感受到已湿润到快滴出爱液的阴道,除了温滑的磨擦外,还有频繁地收缩。

  『呜~好爽~』阿雪也同时娇喊出。

  『啊~啊~啊~』主动不停地前后晃动着臀部,阿雪的呻吟声越来越大。

  拉过她一只扶着围栏的手,对着转过来的脸说道:

  「对,就是这样,再大声点,就能把其他人都叫过来。」灿笑的脸,突然皱成了一脸无辜地说道。

  「到时候,就不是只有我干你。我可能还要排队、抽号码牌,才能插你的小穴几秒钟。」越发恶劣的语气。

  『呜…』这时,她黑白分明的眼睛流出了泪水,丰润的唇也噘了起来,极为委屈的样子。

  「你不…不要再欺…欺负我了,我只想要…要你干我。」阿雪委屈地抽泣了起来。

  知道自己的目的已达成,想着也不想让心爱的人太崩溃。

  「好好好,我最爱你了。今天就只有我会干你,不会有别人了。」不停地哄着落泪的阿雪。

  说着便掀开了披在臀上,随着抽插摆动的短裙,双手扶住细腰,直接开始专心地开干。

  原本就因为紧张而频繁收缩的小穴,此刻更因为规律的搅动抽插,越来越湿润紧缩。

  伸手将阿雪的一条雪白长腿往旁边抬起,放在了围栏上。

  阴部整个曝露在外,不断地抽动插入拔出,浓稠的爱液也跟着拔出时,一滴一滴的流出,滴落。

  更因为大腿高抬,阴茎获得了更好的插入角度,我整个人趴在她背上,让阴茎更深地插入小穴内。

  小穴被更深的插入『哦~哦~哦~哦~』阿雪的呻吟声变了。从原本的主动娇吟,变为被动的不得不。

  每次的插入,都像触动了她体内的淫叫开关。一声一声,随着一插一拔,不断地往来重覆。

  若是白天,现在可能在土丘下,便能见到趴在围栏上,她双乳上乳头的晃动,想到这我很兴奋。

  抽插小穴的速度,也不断地加快。

  像是阴道最深处有好吃的兔子般,下体凸出血管的蟒蛇,拼尽了全力的往小穴最深处钻动。

  一下一下,越来越用力,每次拔出都带出爱液洒出,阿雪穴内的抖动不住加快。

  『呜…』在我终於忍不住地憋气声中,阴茎前端在小穴内喷出了精液,不断地喷出,直到我兴奋的阴茎停止抖动。

  『呼~呼~呼~』而阿雪,在早早高潮紧缩的阴道承受了精液地浇灌下,喘着气放下了高举的腿,缓缓地蹲下了身,背靠着围栏不停地喘气。满脸恍惚,还未回神。

  在路灯光线亦无法照透的公园。

  蹲着拉住我的手「我好累,腿抽筋了,都是你,你背我啦。」浑身狼藉不堪的阿雪嗔道。

  知道是自己过份了,陪着笑帮她整理了下不洁的衣裙,便背起她走下了土丘。

  背着她沿着来路,缓缓地往回走。

  一路上,似乎还喘不过气似的,深深地吸呼着,想把体内的不安排除掉似的。

  敲了下我的头「我警告你,以后再这样玩我,我就不理你了。」不满的抱怨声在背后响起。

  「好好好,以后不敢了。再也不这样玩你了。」镇重发誓般说道。

  『我只会这样搞你、插你、干你,或是想其他更奇葩的花样。』恶劣的在心中腹绯道。

  「这还差不多。」说着便整着趴贴在我后背,睡着似的缓缓呼吸着。

  没有察觉,被背着的身体,短裙下的臀部,随着步伐晃动,不断地滴落,一滴又一滴白色的精液。

  就在两人走后几分钟,

  阴暗的小道叉路,传来了男人急促的说话声音:

  「快点呀你,刚刚听他们说,在这边的凉亭上有叫床声。」「赶紧过去看看,光想到就兴奋得硬了。说不定还能捡点便宜,打免钱炮,快点呀。」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