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东方不败口活棒
东方不败口活棒
“不……不可以……不可以……”忽然,东方不败清醒过来,一把推开令狐沖
令狐沖正在兴头上,谁知道东方不败会忽然推开自己,不禁吃了一惊。
东方不败手忙脚乱地拿起地上的碎衣遮羞,脸上一片红灿,同时低声喘息。
“怎麽了?白姐姐,难道……难道你不爱我吗?不想和我合爲一体?!”令狐沖很是吃惊,上前说道。
“对……对不起,令狐沖……”东方不败低声道,“人家……人家虽然接受了你,可是……可是人家现在有不得已的苦衷,不能够让你破去身子啊……”
“苦衷?有什麽苦衷?!”令狐沖更吃惊了。
“是这样的……”东方不败说道,“人家修练的葵花宝典,上面的武功人家都已经差不多练成了,但是……但是却还差最后一道大关还沒用打通……而要打通那道大关,如果是处子之身的话,那只需要再有一年就可以了,但是……但是如果现在破身,那……那恐怕还要在修习个四五年才有望突破……所以,人家很喜欢葵花宝典啦!你就暂时忍一忍,等……等一年之后,人家突破了那一层的葵花神功,你我……你我在结合,好不好?”
“啊?!葵花宝典还有这麽一招?!”令狐沖听得目瞪口呆,同时心中大声诅咒那个该死的前朝太监,你他妈的写葵花宝典还有这麽个规矩,岂有此理!老子诅咒你断子绝孙(前朝太监:老子已经断子绝孙了,不怕你诅咒。)。
而此时,东方不败看着令狐沖如此,再看看他支起的大帐篷,不禁有些过意不去,忽然心中想到个主意,登时羞得满脸通红,但还是犹豫了一下,说了出来:“令狐沖,我……我对那葵花宝典十分喜欢……决计不能放过这修炼到最强的地步,一年之后人家才能给你……你不要见怪……不过现在你下面这样……要不……令狐沖……我……我在书上看到过……不然我用嘴给你吸出来吧……你这麽难受……”
什麽?用嘴?东方教主用嘴给自己吸出来……令狐沖听到这句话,霎时间完全呆住了,天哪!天下第一高手东方不败,要……要爲自己?
听到这里,令狐沖不禁心中激动地无与伦比,但是嘴上还要矜持,赶忙婉言拒绝道:“那个,不好吧!白姐姐,这太侮辱你了,既然你要练功,我还是自己回房自己解决吧……”
东方不败看着令狐沖如此说话,心中不禁很过意不去,觉得自己不是个好女人,于是走上前去,磙在令狐沖的身前,伸手解开令狐沖的裤带,说道:“沒关系的,令狐沖,我知道你难过,我……我已经把你当成我最重要的人,我愿意爲你做任何事情……”说话之间,令狐沖的裤子已经被东方不败给解开了,巨大的登时露了出来,只见那话儿又长又粗,足足有六寸多长,看着很是厉害。
“哇,好大啊!原来男人的居然能有这般庞大!”东方不败看的桃腮粉红,令狐沖此时早已欲火升涨,正要说话,东方不败已经拿捏住令狐沖的大,张开红嫩小口含入嘴中,轻轻起来。
“啊……”令狐沖轻轻呻吟一声,他只觉一阵酥麻流遍全身,难以形容的快感直沖脑门,早已不知身在何处。
柳下惠名垂千古,也只是坐怀不乱,沒说宝贝被个大美女含住还能不乱,在这种情形下沒有男人能把女人推开,除非他不是男人。
东方不败张开樱桃小嘴将令狐沖的吞进嘴里,顿时一股从未闻过的腥臊气味直沖佳人脑袋,佳人一笑,粗大的一下子捅到东方不败的喉咙。东方不败心里只觉得说不出的自豪和欢喜,她扶起那东西、伸出了香舌,在那硕大的头部上舔咂了起来……
“唔……呵……!”令狐沖只觉得快爽死了,那是和精神上的双重剌激,舔着舔着,东方不败也莫名地兴奋起来,她只觉得胸口热、好热,好痒、好痒;她忍不住了,一手抓住了他的左手,放到了那最麻痒的地方……
令狐沖手上对佳人的展开拨、捻、捏、提、按、挤等诸多手法,更拨弄顶那颗浑圆挺立的蚌珠,她合不上大腿,宝蛤口却源源不绝地流出滑腻的蜜液,玉腿早已潮湿一片。
东方不败吐出,接着玉手逐寸挤压,令狐沖忍受着棒身的强烈感觉,马口却坦白地吐出滴滴液,东方不败伸出舌尖,盡数接了过去,的液拉出长长的细丝。
东方不败慢慢将盡数吞入口中。温暖湿润包裹了肿胀的,东方不败将肉丸握在手中,轻轻挤压,令狐沖感觉剧烈的快感沖击着全身,摇摇欲坠,似乎很快就会开始爆发。
不安分地跳动,东方不败却又将它吐了出来,转而将两颗肉丸含入口中。火热硕大的在她脸上摩擦,令狐沖挺出,闭目体会着那欲死欲仙的快感。
东方不败再从根部开始,用贝齿逐寸轻轻啮咬,微微的痛楚混合着强烈的快感,一阵阵的袭来,令狐沖忍不住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。东方不败嘴角露出微笑,咬住肿胀至疼痛的硕大轻轻拉动。令狐沖不由就低身体,顺应着她的动作,心中更似要喷出火来。
她玩耍片刻,娇媚的看了心上人一眼,松开小嘴握住的根部,在与尖端用舌尖用力刮弄。酥麻瘙痒的快感在前端强烈的似乎快要麻木,前端膨胀得好似撑开的伞。
东方不败不再逗令狐沖,双手抱住他的后臀,张嘴将含入用力吮吸。欧阳三郎按住她蝶首,猿腰摆动,让进进出出,东方不败紧紧含着,喉间发出朦胧的娇哼,令狐沖只觉得又痒又麻,东方不败的嘴上功夫了得,此刻她展开浑身解数,含、舔、吹、吮、咂、咬无所不到,片刻间紫红的上粘满了她的口水,亮晶晶的甚是让人激荡。
令狐沖按住她蝶首,舒畅的靠在褥被上,挺起了。东方不败用小手着,转而将肉丸含入口中吮吸,接着又用灵巧的小舌他的,最后舔到了菊蕾。阵阵瘙痒混杂着上强烈的酥爽传来,令狐沖不由呻吟出声,轻轻颤抖。
东方不败知令狐沖在即,转而用手指挑逗着他的菊花,张嘴将含入吞吐了起来,双颊更因用力的吮吸而凹陷下去。
强烈的快感包围了令狐沖的,东方不败更将手指突然了,欧阳三郎浑身一震,随着一胀,火热的喷了出来。
东方不败含住大力吞吐,不住从她口中顺着棒身流到令狐沖的大腿,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男性气息。片刻后终于在她口中停止了跳动,东方不败的口旁嘴角全是亮晶晶的,东方不败娇媚地一笑,伸出葱葱玉指将白乎乎的全刮入口中,媚笑道:“令狐沖,真好吃…”
令狐沖发泄完后,看着此时一脸媚意,嘴角边还流着一点点的东方不败,心中不禁都快高兴死了,当下一把扶起东方不败,将她轻轻搂在怀中,柔声道:“白姐姐,日后,我们永远都不要在分开了!你是我的女人……你永远是我的女人!”
“嗯……人家永远是你的女人,永远都是……沖郎……”东方不败娇媚地靠在令狐沖怀里柔声道。
※※※
令狐沖和东方不败再一次来到了玉娘的房中,此时的东方不败已经换上了一件淡绿色的女装,而且由于胸部已经戴上了空间里的胸罩,所以一对美丽庞大的胸器高挺,雪心看了,不禁一阵眼红,心想居然比我的还要大,可真是……
这个时候,玉娘已经醒了过来,当她看到东方不败穿着女装的时候,不禁大吃一惊,她从来都不知道,自己服侍了这麽久的教主,居然……居然会是个彻头彻尾的女人!
“教主,教主……你……你……你是个……是个……女……女……”玉娘瞪大了一对美眸,不可置信地说道。
“本座确实是女人,不过玉娘,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你说说,你现在还想做不孝之人而自杀吗?”东方不败环手于胸,淡淡地看着玉娘。
玉娘沈默了一下,然后幽幽地说道:“教主,奴婢经过这一次的昏迷之后,似乎……似乎在梦中想明白了不少事情,奴婢……奴婢以后不会在自盡了,将会……将会一辈子陪在教主身边,做牛做马,以赎罪过……”
令狐沖和东方不败一听这话,不禁大喜,东方不败上前,抚摸着玉娘的额头,柔声道:“这才对嘛!
【完】